红领巾般的好猴子

望君能再度,回首相凝望

惟愿如清风,伴君长相守

思念已紧锁,心意已封存

而今情依在,甘甜总飘香

眼中只见君,无时不守望

可叹蕾未开,苦恋无绝期

谁没个寂寞时候,谁都会在床上看天花板放空,通讯录人有好多 ,有好几百个,能聊聊天的有几个,一个孤独症患者,一首哼不烂的歌,一颗伤怕了的心,躲在被窝里,患者有话要说 ,有谁要来听~

梦里梦见了你,一个不可能的人,你轻轻的微笑向我走过来,我们手牵着手慢慢的走在街上,我的手很脏,可是你却那么用力的握着我的手,那一刻只想为了你而活,可是梦醒了,心却更痛了...

卸下所有的包袱,轻轻的道一声晚安~

两年前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少年,两年的工作经历了太多,心有点累了,很想逃走,但是已经学不会放弃了...

二丫心里能装下全世界,却也装不下铁柱一个人,她不知道铁柱为了她付出了多少,不永远也不了解……

以前玩的桌面~~

OS:Win7

小·丑

     

   “长大后我要赚好多好多的钱,让你住好大好大的房子,让你当最漂亮的公主!”吉米始终忘不了他儿时对露西许下的诺言和他俩在一起渡过的那只属于他们的时光。然而让他更加铭刻在记忆里的是当他听说露西嫁给了富商的儿子时,那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血液如果停止流动,心脏是不是就会捕捉住最后的震动,然后归于平静?可是当时血液沸腾。他不顾一切的冲到富商家,当那座富丽堂皇的别墅不容分说的闯入他眼帘的时候,他选择了背道而驰。心脏归于平静。可是血液灌满全身。他再也没有去过那里,即使怨恨,即使心疼,即使在后来得知露西是因为难为父命才嫁给了那个自己本不爱的人。“是啊,这样不是很好吗,她现在衣食无忧,好过跟我在一起过着风餐雨露的生活。”吉米这样想着。不让自己的的怨恨肆意生长。 

    他又开始往脸上画着鲜艳的油彩,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一事,现在的他是一个小丑,只是个小丑…… 

    涂满油彩的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嘴角的弧度刚刚好。弯弯的上翘承载了太多人的快乐。可是面具后面的脸。满是泪水。这是一种掩藏。至少他认为可以掩埋心中的悲伤,他总是用滑稽的表演去覆盖自己的孤独,没人能看到他眼睛里的隐藏着的深深的不可抹去的哀伤。他不停地做着机械的动作,只为博得那些无聊看客的轻轻一笑,只是,有谁会明白吉米心里的被封锁的寂寞,在努力地让别人拥有快乐的时候,灵魂却在自己的真实中哭泣,是因为那个他愿意双手奉出幸福陪伴的人。却没有看到着吉米的真实的心…… 

   如果可以。那么台下的观众就是露西。他会给她最完美的表演,但矛盾的是,他又害怕露西看到,害怕她看到这个卑微的自己。不真实的自己。每一次演出结束后,发现台下没有露西的身影时,他总会轻轻地舒一口气,可是。也有那种深深地失落,每一次都是这样简单地卸完装独自步入被黑夜包裹着的街道。 

    只是这次吉米终于忍不住在台上流泪了,或许是把那份感情压抑了太久太沉淀,他终于没能忍住,就算是脸上那花花的油彩也无法挡住他那满满溢出的悲伤,然而作为小丑的他在舞台上哭泣就意味着他必须要离开这个舞台了。他向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缓缓地走下了舞台。正在他卸妆时,汤姆冲了进来:“露西……露西家着火啦!”,“什么!”吉米听完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顾不得脸上依旧残留着厚厚的油彩,箭一般地夺门而出,拼了命地朝富商家有冲了过去。那种奔跑。就像当年。血液又在撞击微薄的血管。近了,近了,一点一点。眼睛里迎着跳跃的火焰。那座曾经奢华到每一块大理石都刺痛他的宅邸。在火光中繁华落尽。只有低声的哭泣,他看到了在门前一脸惊恐的富商的儿子,露西。露西!露西呢?心中越是频繁的恐惧感。吉米冲了过去疯了似的抓住富商的儿子,大喊道:“露西呢?露西在哪?”,富商的儿子指着二楼的一个房间怯生生的说:“还…….还在那”。吉米听完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屋子里……心中是满满的当年的承诺。 

    火,正在不停地吞噬…… 

    直到他冲进了二楼的那个房间时,他看到了那张明澈的脸,儿时美好的回忆随着血液直灌心脏的每一个角落。 


    火,正在不停地毁灭周围的一切…… 

    火已烧着了她洁白的裙脚,吉米使劲的把火踩灭,露西惊异的看着他,他却不敢直视露西清澈宛如当年的眼睛,生怕被露西看到他那张无比虚伪满是油彩的脸。他抓住露西的手就要往外冲,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大火已把二人围在了房间中央。吉米无奈地叹了口气,命运再一次跟他开了个玩笑。凶猛的火焰好似一只恶狼,带着狰狞的笑容毫不留情地扑了过来,要淹没一切时间带不走的美好。吉米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准备用身体扑向火焰,就在这一秒,露西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吉米可以感觉到一滴泪水透过他棉质的衣衫渗在了他的背上,一个声音颤颤的说:“吉米,你让我等了多少年了。”这一刻,吉米笑了,火焰猛的一卷吞没了吉米还没有完全绽开的笑容……

或许只有你 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一边在泪流 一边紧抱我
小声的说 多么爱我
只有你 懂得我 就像被困住的野兽
在摩天大楼 渴求自由